化小珍

YOU AND ME

张晚讴:

“我不知道花落了几夜”
细语低喃的女子像风一样
见了草的退青和木叶萧萧
怕是秋又重了些

汤药使古朴的笔架更有了香味
是春之芽香还是冬之梅香
烛未灭,便暖了画屏
“这一生怕也是无须奢望了”

九点钟停在了薄纱的窗棱上
时间嘀嗒是血脉的节奏
“着锦袄的稚童该是怎样的天真呢”
没有云的岁月枯燥的像瓶中的暗水

“织我一袭斑斓的姿影吧”
若是寒意来的比病容更迟一些
她便不知道长夜的风有多焦急
也就知道梦一经开始就再无尽头了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年1月8日 凌晨

评论

热度(19)

  1. DMALU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化小珍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台生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